參加「勞工處」安排的調解會議,追討遣散費


我參加勞工處安排的第一次調解會議,很緊張好似如臨大敵咁,昨晚更綵排咗三次。我一直覺得調解會無乜實際作用,因為調解員只係負責左手交右手,沒有審判權力,太認真只會浪費心機,且看後事如何。

下午,公司竟派出三個人來應戰,包括HR"古惑仔",上司"奸人堅"及老板"乜生"自己。接待我的調解員看來是一位態度認真及資深的人員。當我見到公司出動咁嘅陣容,跟我之前預計一樣,對我是一種有利的形勢。

調解員有點似節目司儀,佢先閱讀咗我份申請表,然後解釋咗今日唔會判決d乜野,然後就邀請我講出被解僱嘅理由。

老板乜生在聽到我話「唔係炒」就即刻提出反對,但給調解員勸止。
當我提及不知解僱原因時,調解員就問乜生有無提出解僱原因,乜生就話無。

在我講完之後,調解員向乜生講解勞工法例,說明即使業務運作需要,亦都算係裁員。

輪到乜生講,佢話基於對我既尊重,所以先唔講清楚解僱原因,其實係炒佢(呢一點我早已心中有數)。當乜生想講無理解僱時,調解員中止咗佢。
調解員問佢點解用副總裁去replace我,乜生指部門headcount一直維持咁多個人,沒有減少過,加上用副總裁去replace,公司開支比以前更多,所以咁唔算遣散。
調解員問為何要解僱及解僱原因,上司"奸人堅"提出文件,指今年頭曾要求我每星期都上去國內公司睇住班手下,結果一個月先得一次,而一次只有一天時間。乜生指我咁樣同下屬溝通次數有限,難以穩定人手,如果人唔係上面,咁點管班下屬,唔可以lead住班人,資料顯示我多個月上去零次。


上司"奸人堅"指聘請時指定我需要上大陸工作,並無書面合約。調解員指出口頭協議在法例上一樣有效。

奸人堅指我帶十幾個人,上落次數較其他經理上落次數不同,公司不可以因一位同事影響公司運作。
調解員總結睇到我上大陸次數越來越少,而且一定要管國內呢個部份。

調解員問我,公司有無講過要上大陸,並重申口頭協議成立。我回應係有需要先上,公司有很多工作要在香港處理。
調解員問點解我越黎越少上。我答
(一) 唔知道上大陸不足係會被炒,如果知道就會問上幾多日為之足夠,人工,allowance,上滿某一個日數是否需要交國內稅,點樣交法等,這全不知情亦無人同我講。
(二)因為要body check,身体不適及發現身体有隱患,我有同上司奸人堅講,佢清楚成件事,乜生和奸人堅無提出反駁。

聽畢雙方陳詞,調解員重申僱傭保障條款,僱員做夠五年就會有長期服務金,有些僱主會企圖避咗唔俾,係四年幾的時候故意解僱僱員。無話唔俾公司解僱,但要有合理原因,例如…僱員行為,僱員能力…要視乎戈件事係審裁官眼中是否合理。

調解員問公司有無要求我上大陸。上司奸人堅指老板在年頭時,要求我一週上3日,而我唔肯上三日,說頂籠上兩日。
調解員問我,公司有無咁樣要求。我回應係有,但因為當時公司有人手流失,因為個個都係新人,所以我先上去帶佢地,教識之後巳唔需要再上。
我補充指我管理的部門在香港這邊曾經有三個人,解僱後才得返兩個人,所以人手係減少咗。

調解員問我有無留意MPF 僱主累算權益金額,若然僱主累算權益金額已足夠支付我的遣散費,便可中止索償。
調解員又重申不希望公司「巧立明目」來逃避遣散費。
她說我們雙方各執一詞,看來今日分不出誰是誰非,但既然一埸黎到,和解係可以傾嘅…

乜生提出,在解僱計算表中有計多幾日人工俾我。他不接受僱員以遣散費問佢收錢,他重申願意跟勞工法例俾錢,而並非由僱員去決定。

乜生又提出,我整咗份Reference Letter俾佢簽,証明我係有心準備定封信俾佢,佢都照樣同我簽咗,只係修改咗裡面一些內容,指我並唔係救世主,講到自己點救公司就有點誇張。佢話肯幫我簽用意係想我美好前程,佢嘅立埸係唔可以俾人話佢裁員。
(事後證明,獲取僱主一份好的 Reference Letter,就像擁有免死金牌一樣,會獲得裁判官相信我說話係真嘅。在裁判官眼中,這張 Reference Letter 係可靠的証據,證明老板對我係滿意嘅,唔係佢口講咁差,否則佢根本不會幫我簽名。)

乜生隨後評論該封他發出合作伙伴的誹謗信件,佢認為字眼無問題,佢原意係指新嘅團隊要繼承之前我嘅團隊一樣清廉。
跟住輪到我開聲講解封信嘅問題所在,並非我主動認為信件有問題,而是有若干合作伙伴及客戶來電查詢我為乜離開,質疑我是否收咗黑錢。有朋友甚至認為可以控告公司。
調解員認同我嘅講法,信件的確對我有名聲上嘅影響。

乜生再次強調用字係無錯,他認同可能會引起其他人誤解,他重申無意抹黑我,並感到抱歉。

上司奸人堅補充公司本來有解僱信,因為我提出咗Reference Letter,所以公司無俾。
我解釋,準備Reference Letter的原因是知道公司不會出reference letter,連正式解僱信也沒有。
乜生補充,唔想我因為封解僱信而遇到困難,乜生想祝福我喎。
調解員解釋,這封誹謗信勞工法例係管唔到,假如我要追討必需要申請民事索償,或者控告對方誹謗。
乜生問我想佢點樣澄清呢封誹謗信,我說沒有打算要求或指示乜生佢點樣寫。我本來想要求佢加多一句澄清,但佢覺得咁樣只係此地無銀,所以拒絕咗。我亦無謂得寸進尺,佢肯處理這件事就ok,其實我擔心佢會好似處理同事阿誠件事咁樣,越描越黑。

乜生解釋,唔想發termination letter,不想影響我。加上當時我無問他解僱原因,所以他沒有提及原因。
乜生覺得澄清係此地無銀的動作,他可以對合作伙伴補一封信,但係咁做會此地無銀,佢願意更正,刪除最後一段。

乜生忽然火爆地"兇"調解員,強調唔可以話佢裁員,咁係咒佢公司執笠。

至此調解員打圓埸,詢問大家仲有無機會和解,乜生沒有反應。調解員就話,咁我唔阻乜生咁多時間,他會同我講解申請勞資審裁處嘅手續,如果乜生有興趣都可以留低聽。
調解員第三次俾機會乜生,但乜生決定要走。

調解員送走乜生時,我同乜生握咗一下手,話:「乜生搞到你了」。送走乜生後,調解員問我:「乜生似乎好唔鍾意人地話佢裁員咁嘅,佢以前未裁過員喀?」,我話係,調解員表示認同。但佢覺得那封誹謗信較為重要,而且指乜生那封信才是此地無銀。
我覺得今次調解員係企我呢一邊,而且覺得我有充份理據去審裁處爭取遣散費。


有關補償計算方法,調解員解釋 Prorata double pay 及 Annual Leave 係計到最後工作日,而長期服務金及遣散費則計埋代通知金的一個月。

調解員開始講述民事申索手續及過程,審裁官有機會判成筆錢,或判差額。
首先要填表預約日期去勞資審裁處落案,在表上填上勞工處提供的卡編號,勞資審裁處現在申請落案期大概要一個月。
要到網上進行公司查冊,確定公司的正確名稱,費用20元,要拎住打印 print-out 實物前往登記。


在表內填寫薪金,包括解僱日起倒數12個月內的薪金,最後月份的銀碼必需為完整一個月的薪金,用作計算補償。


在早上抵達勞資審裁處會見預約主任,預計需半日時間會面,到時要將所有資料及文件交晒俾法庭,支付20-50元厘印費。入稟期限為九個月之內。

調解員指審裁處只會判決錢銀瓜葛,不會判決解僱原因,不會要求僱主發出修正後的解僱信,或其他非錢銀有關之要求。


若中途雙方達成和解,想終止追索:
(1) 若未曾於審裁處完成登記-通知勞工處終止
(2) 若巳於審裁處完成登記-通知審裁處主任

調解員澄清,公司炒人,事前唔一定要出warning letter給僱員,只要公司有支付代通知金,便可以進行解僱而毋須發出warning letter,這是合法。

公司若要打算即時解僱僱員,又不支付代通知金,才需要發出warning letter。但這個出warning letter的解僱方法,僱主必須要提出充份理據,證明僱員犯下極嚴重過失,明顯犯錯的情況下,才能視為合法解僱。

我問調解員:「我有無理據去支持爭取遣散費?」,調解員很確定地回應:「有理據支持。」
他說:「你檢查MPF的僱主累算權益目前有多少,若然數目能cover得到遣散費,就費事追索佢,始終之後申索上庭都要花好多時間。」
調解員指出,審裁法庭好少會判堂費。



作者: holidaydriver

日期: 2011/12/09

返回頁首

整件事情的發展經過,列表如下,可按連結進入:

(1) 被公司遣散,卻不獲遣散費

(2) 前往「勞工處」落案,追討遣散費

(3) 提交表格及資料給勞工處,追討遣散費

(4) 預約「免費律師法律諮詢服務」,尋求法律意見

(5) 參加「勞工處」安排的調解會議,追討遣散費

(6) 準備入稟「勞資審裁處」,追討遣散費

(7) 前往「公司註冊處」,查冊僱主註冊地址

(8) 前往「勞資審裁處」落案,追討遣散費

(9) 針對僱主供詞,進行還擊

(10) 打電話給「強積金公司」,查詢申領遣散費辦法

(11) 會見「免費法律咨詢服務」律師,徵詢「遣散」法律意見

(12) 僱主想找客戶投訴信

(13) 勞資審裁處聆訊 (上集)

(14) 勞資審裁處聆訊 (下集)

(15) 勞資審裁處聆訊(大結局)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ELLE 行李箱維修

轉換行車線心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