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自由行 2011 (Day 2 of 4)




2011-11-22 (Tue)
今日行程, 西門町 > 亨記火煱 > 哈肯舖 > 信義誠品旗艦店 > 台北101大樓 > FiFi > 新光三越 > 阿默典藏蛋糕 > 查理布丁 > 西門町

今日係台灣之旅第二日,床不平坦又十分軟,睡得不舒服,六時許已經醒咗,一直磨到十一時起身。第一件事就係揭開窗簾看天氣,誰知外面陽光普照。
據Yahoo天氣預報台北整個星期都會下雨,後來101店員說上星期真係落雨,所以今次好彩沒有下雨。



12:00pm 出發落捷運(MRT) 搭去忠孝復興站,旅遊書介紹呢個站附近區域有好多嘢食,只係分隔得比較遠。

昨日見樓下週圍有大量便利店,其實不用隨身帶水咁重,所以今日出去101就不帶水。豈料判斷錯誤,今日沿途極少便利店,搞到2:30 -7:30pm 五個鐘頭內無飲過水,好口渴幾笨蕉。

第一次由Just Sleep 經地下通道前往捷運西門站,感覺既荒蕪又遙遠,因為這裡地下街無人無物無商店,似在一台機器內行走十分無聊。
地底咁荒蕪卻設有廁所,裡面仲看來幾企理。

台灣人的廁所普遍水準偏高,清潔企理,有廁紙又有廁板紙,佈局似日本格式,容易受落無投訴。
相反,香港及國內水平就很差了,臭味、汚漬、生銹、甩皮甩骨隨處可見,而且絕少設有廁紙供應。

去到捷運車站,大堂佈局很似日本,乾淨闊落光猛。路線圖清晰易明,很易看得懂。
在台灣好在甚麼也看得懂,比在內地,日本,韓國,曼谷都容易適應。


用台幣每位20元,在售票機買兩張單程票,售票機新淨清楚易用,用兩野就熟晒。

出來的所謂車票,竟是一個藍色的膠製代用幣,拿著這東西去閘機度掃一吓,嘟一聲就可以入閘,用法似八達通卡。
去到終點站就唔洗嘟,好似入錢咁將膠幣入落閘機個窿,就可以出閘。


進入月台後,作為港人的我們就需要留意一下台灣人的規舉, 否則將會有奇異目光睥著我:

(1) 台灣人搭扶手電梯不論有幾多人,也一定在右手邊乖乖排隊拉龍,不似我們會圍堵扶手電梯然後迫上去

(2) 台灣人搭扶手電梯一定企晒係右手面,不會企係左手面, 所以整條電梯左面是空空如也,方便趕時間的人在左邊衝上去。

(3) 台灣人在月台排隊很著重次序,若我想打矛波插隊,或者企得衰踩界,佢地會睥住晒。


進入列車後,作為港人的我們就需要留意一下台灣人另一樣規舉, 因為我被台灣人的奇異目光照射了很久。

通常捷運列車入門後右手邊有兩個深藍色座位,稱為「博愛座」。
呢個位通常無人坐,所以昨日一上車我地就唔覺意坐咗落去。

沿途一直有位婦人用手袋頂住我隻手推咗幾吓,我巳感到有點奇怪,而且留意到右側的小姐一直用一種鄙視的眼光睥著我,但我仍沒察覺甚麼不妥。

今天我地又唔覺意坐咗落去,發現車上很擠迫,很多人都站立,但偏偏這些深藍色座位依然無人坐,終於發現到「博愛座」的貼紙。

原來台灣人寧願企,也不會坐這些「博愛座」, 除非白頭髮, 老人家, 大肚婆才有資格坐。

在忠孝復興站附近出來前往亨記火鍋,看見有不少吃早餐午飯的大排檔及小店,也有裝修精美的西式餐廳。
這些食肆有個很大的對比,一係好老土似大排檔熟食檔,一係裝修很靚很有格調的餐廳及麵飽店,沒有一些走中間路線似港式參差格局的食肆。

大約1:00pm 左右找到了亨記,一間以黑色玻璃及全黑內裝的型格火鍋店,在港也未食過類似的火鍋店。

入內坐在一對日本男女旁邊,旁邊地上仲有一把好易cake到隻腳嘅風扇仔。
店內唯一侍應就走來問要甚麼要甚麼,像上次鴨肉扁一樣很趕很趕似的,我連神也未定就趕著要思考食甚麼了。

今日下午食飯時間,店內竟然只得三台人,台幣399元一位生意似乎都不易做。
其中一台有幾個女仔,其中有兩個會說廣東話的,她們似乎到台灣會見網友似的,大家交流著港台兩地的事。

一個駌鴦火鍋很快就放到電磁爐上,效率挺快,但呢個小辣的麻辣/海帶湯火鍋一直冒出非常攻眼攻鼻的氣味,令我很難受,從來未試過咁樣。

麻辣湯中有一個茶包似的物体在載浮載沉,相信就係元兇,再有机會來一定不會要這奇怪的麻辣湯底。

我例牌先試飲一口湯看看味道如何,海帶湯味道啖而鮮味,麻辣湯則有強硬的辛辣味,味道麻麻地。

其後有兩個日本妹仔入來幫趁,不久她們就想找「冰塊」,因為湯水很辣,卻因言語不通而找不到。
幫她們向職員作英中翻譯後,職員仍然找不到冰這基本東西,真奇怪。
這店任飲可樂卻沒有提供冰塊,都覺得店主幾笨,整整一滿杯都係可樂,店內竟沒有一塊冰。

我地叫咗安格斯牛,梅培豬,深海大蝦,奇怪的胭脂蝦,扇貝,蝦肉漿咁多,但四週也看不見有其他食物,甚感無乜可能…

(下圖) 從未見過的奇怪胭脂蝦,肉質似龍蝦


我見旁邊的日本人常往樓下走去,他們又有野飲, 他們有時兩個人走晒落去,仲留低背囊及iPhone在檯面,唔驚俾人偷去咩? iphone在台灣一樣很普遍。

正當我們懷疑樓下有甚麼之際,店員說可以到樓下找食物去,原來自助食物早巳大量部署在下一層,據說有很多食物,淨係雪糕都有四大柜云云。由於我忘了落去睇,所以不知係點樣。

食物來了,又到找醬油和飲料,原來放置於上層某開放式廚房的房子內。有大量葱花,麻油,醬油,蒜蓉,很多不同醬料可自行組合。

飲品方面有可樂,Zero,酸梅湯,梨湯,沙冰,橙汁,不能盡錄,全部任飲,都幾闊佬,唔知佢點樣維皮。


食落比較喜歡係玻璃麵及包有綠色條的芋絲,有一些幼身油麥菜及生菜,但原來我只吃了很少菜。

蝦漿似豬肉唔多好食,有些包狀中間有料的丸,一種丸味道咸似蟹粉,另一種丸咸味似芝士,味道麻麻,反而我吃不到一粒魚蛋,只吃了一片炸魚餅。
安格斯牛食落感覺跟大快活無乜大分別,梅培豬卻很軟滑有味,幾ok不錯。
大蝦有點不夠爽,感覺麻麻,而且隻蝦似預先加過熱(顏色紅咗),可能店主唔想佢彈跳呱。
胭脂蝦肉質似龍蝦,味道帶腥,肉質硬及黐殼。扇貝雖有半打左右,本身很細隻,淥完只得手指頭咁細嘅肉可以食。

感覺亨記雖主打自家海鮮,但海鮮味道沒想像中優勝。吃罷台幣888元埋單,吃不下這麼多巳很飽了,大概早上吃火鍋都係食唔到幾多野。


2:30pm 起程往「哈肯舖|手感烘焙」,這麵包店比較遙遠,是用腳瓜力最多的一程。
中途經過一些類似富貴人家住的地方,有間似古堡的牙醫大廈,又有似迪士尼式裝修,富歐陸味道的店舖。
又見過汽車維修店,門外都係很乾淨並鋪有大塊地磚。
又有一條相同方向,但一開三大邊的大馬路及超長斑馬線,其實週遭氣氛及路面根本就似極日本。

在街上見到出奇地多的新款大凌志,過不久又會見到一部。
凌志在台灣生意似乎很不錯,記得第一晚在飛狗下車時見過一間很大的凌志陳列室。

在街上走,發現行人路全鋪上永久的大階磚或雲石板,很平坦企理,絕少用英泥或沙磚之類凹凸不平低級貨,因此路面很整潔,似日本風格。

唯一不良之處係樓與樓之間經常出現大起級,一不留神好易仆街。每個彎角的路膊都會下斜至路面,方便綿羊仔駛(剷)上行人路。

在台灣綿羊仔真係多得很厲害,尤其是在燈位及路邊,一大排綿羊仔封晒成條路,而且廢氣味非常巨大,充斥著大街小巷,我就不太喜歡。

以我所見,綿羊仔在台灣好似無乜法例監管,佢不單可以隨時駛上行人路,公園內,單車徑上高速行駛,甚至可以在行人斑馬線過馬路,不需下車推或慢駛,非常彈性自由。

在香港這些都是不容許的,所以我懷疑台灣交警很少執法或干預,因為來了台北兩天只見過停在警署外的警車,沒見過在路上巡邏的交通警或鐵騎。

可能因為交警不干涉,許多綿羊仔都貪靚裝上藍色LED燈,變成花厘碌。

又見到有個男人駕駛綿羊仔在身邊駛過,他的大腿內側有兩個兒童站立在軚盤和座椅之間的空位上,雖然兒童都戴咗頭盔,但咁樣做似乎有點風險,台北馬路上真係無奇不有。


抵達外觀很有法國味道的「哈肯舖|手感烘焙」麵包店,專程來嘗試它的成名傑作「2007年冠軍米釀荔香麵包」。
這個包呈三角形上面有個白色符號,有種香味,尺寸有大細選擇,但一個人想食晒成個細包不容易,因為佢很巨型, 並只可以存放一兩天。

買咗一個細包,以為就咁拎住咬,點知店員話要切開,遂交給她用機器切成五六塊拿走。
另揀咗一條芝士包,上面有很多配料,不錯很鍾意。


跟住跳上的士直駛市政府站,往信義區誠品旗艦店及台北101大樓。
當的士來到附近,看週圍路面及環境真似身在日本的商業區,街道上鮮明的路線,平坦的鋪磚行人路十分整潔企業化。

路旁多座以玻璃和金屬堆砌的大廈,外觀上卻有散修修不倫不類,很古怪的感覺。

進入外型日本化的誠品信義旗艦店, 劈頭而來是幾個黑色牛魔王形吊燈,旁邊吊幾塊陰沉布幕,令氣氛有點邪惡凝重。
另一邊卻光猛柔和,不明白這是甚麼室內設計。

布幕其實用來隔開幾間舖頭,好像想將它們隆重其事起來。
其中一間舖比較特別,因為店內地板往上傾斜,連兩旁玻璃層板跟貨品亦要一路順著地面升高。

誠品底層的 Food Court, 有兩張超巨型大圓枱,可在此擺返兩圍酒席。

在誠品行了一小時,在面向阪急店外,有不少男女坐於石櫈上吸煙,令空氣很臭。
期間更有幾部綿羊仔高速在這裡駛過,但這裡絕非馬路,令我感到台灣人也有內地人的危險文化。

我發現台北女仔普遍不高,她們現流行穿短褲或短裙,露出黑色絲祙的雙腳,腳下踩一對白色運動鞋,或者一對毛毛皮鞋, 不知是誰人想出來的潮流,通街也是差不多類似下圖的打扮。

台北街上女人很多,尤其在捷運,不知何解女人特別多,論衣著打扮身材質素普遍一般,比日本差少許,卻比香港好得多。

肥女人不多,服務員說話都係嗲聲嗲氣的,很有禮貌和笑容,感覺她們生活很開心無乜壓力。
這一方面,香港女仔的平均水準叫人失望,當然我沒留意台北男人的質素作出公平比較...

4:30pm 要趕住去台北101大樓睇日落,感覺係有點遲了,因為太陽開始下山,天空又開始多雲有霧。
我在101外拍了很多照片,沿途都有很多人在拍照。

前往101中途會見到的 ATT.4.Fun, 外型很似沙田科技園的建築。

台北街上很多車, 黃色的的士很多, 截的士很容易。
唯的士司機多是有返咁上下年紀, 有老花眼, 要他們睇地圖書, 很細的字是無可能。
若自己普通話好似我咁弱, 最好揾張紙,寫大大隻字嘅地址俾佢睇會好 d。

ATT.4.Fun 夜景


一衝進101,即刻按指示入電梯上五樓的售票處,成人票每位台幣400元

現埸十分多人,排隊上頂樓的蛇餅十分長,相信有很多人想睇日落,專程揀這時段來,而且有內地及韓國旅行團在埸。

排隊位其實係一個電腦,相機及手機展銷場, 有華碩,HTC,Casio....。

排隊中途設有紀念相「快速攝影服務」, 所有入場遊客都可以係度擺個靚 post 影張相。 然後用電腦將人像同101大樓合成, 再在蛇餅頭上的電視輪流播放。
在場很多人用相機對住電視影低自己幅相, 主要由於拍照服務只提供打印相片, 不會提供電子檔案給遊客。

雲層霞氣很大,太陽早已不見了,天開始黑起來。

排咗很耐隊,終於見到兩部號稱全球速度最快的電梯,電梯中的法拉利, 遊人爭相跟電梯證書拍照。

But 這部超級電梯的門,不論外表及用料都超級平凡,而且很狹窄,不似一部供旅遊運輸的超級電梯,我覺得應該再做靚d,大d,高科技一d。

無論如何,這部電梯速度是全球最快,達到1010m/min (約每小時60公里),只37秒由五樓飛馳上89樓,果然不同凡響。
在場有模型及文字介紹這部超級電梯的構造及所用的特殊技術。


出電梯後,就有另一道玻璃門將電梯門封閉,我覺得奇怪,此舉應是防止遊客原機落樓。

不一會巳看到頗為驚人的畫面,是下面亮晶晶的馬路,及矮少平坦的屋仔和大廈,有種坐緊飛機的感覺。

本來這種夜景過往我都拍攝不到,但今次的傻瓜機具有夜景模式,粗粗地竟能拍下一些高空照做紀念,連天空越來越黑也拍得到,只係手震效果不佳。
街上燈光所形成的「金龍」的確很有氣勢,剛好見齊天光及天黑的景色。

睇完風景又睇吓精美的紀念品...



之後又參觀了這座大樓最出名的600噸重世界級阻尼器(damper),淨係這個大波波都佔用上了五層樓的空間, 這個波波直徑都有大約一架小巴咁大。

這麼先進的大樓,88樓竟然設有一個供旅行團用的珊瑚珠寶專賣店,出售珊瑚礁,玉器雕刻。
由於是回程必經之路,感覺十分老土,仲要係度跟旅行團大伙排多一次隊,才可以搭電梯落返去。

雖然電梯具備氣壓調整裝置,但瞬間由高空下來仍感耳內壓力大增,需不斷吞口水調節耳內壓力。
電梯內女服務員半分鐘內不停以急口令用國語,日文及英文說話,比SOGO 入面個電梯女服務員更為厲害。

回到台北101樓下,先坐低休息歇腳及拍照。

再下來就見到一個尤如中環IFC的高級名店商埸。


離開101大樓, 行返去誠品六樓FiFi食晚飯。
洗咗台幣1200元食咗個「椒麻鷄」,其實是個味似麻辣手撕鷄的菜,味道不錯。
另一味「東坡肉配個白色包」,因為國立古宮博物院入面有一舊,趁有mood食返一舊肥豬肉....點知味道極淡,好睇唔好食。
另一道菜係「金沙皎白荀」,OK。
店員多次問我地餸菜是否好味,我地話ok。


食完去新光三越行咗一陣,裡面遊人很少,不明白何以能在此投資建四大座商場 A4, A8, A9, A11 仍未破產,莫非內地團財鴻勢大得咁厲害? 
不過附近晚黑燈飾氣氛極佳, 散步談心絕對一級棒!

在街上見到狗狗大集會,有很多狗主帶埋狗狗來聚集。
現場播放著聖誕音樂,聖誕節又來了。


8:30pm 腳巳很累,返回忠考復興站,去崇光附近的「Amo 阿默典藏蛋糕」,用台幣290元購買十三層的荷蘭貴族手工蛋糕及台幣320元黑磚鳳梨酥,返港做手信。

阿默(Amo) 呢舊名為「荷蘭貴族手工蛋糕」係由十三層糕壓合而成,起初以為佢好似雪芳蛋糕咁軟,點知佢好硬,用叉好用力先慚到一忽出黎。
感覺似食緊芝士餅但又無芝士味,唔太甜,食落感覺麻麻地,feel 唔出貴族感覺。

呢盒係阿默「黑磚鳳梨酥」,香滑軟屬味道似曲奇餅之牛油味,感覺 Very Good。
我未食過鳳梨酥,但覺得呢盒野幾好食。

跟住過馬路,去「Chirle Brown 查理布丁」購買特色有蛋殼的布甸。
但看來蛋殼布甸空運返港做手信並不穩陣,好擔心跌踫掟爛,亦擔心蛋殼有衛生問題。
結果買咗兩碗注有咖啡味糖漿的布甸返去食,味道不錯,跟日本布甸拍得住。

~~ 第二日旅程完畢。

後話 :
未黎台灣之前, 我一直以為台灣環境及文化跟內地一樣, 又亂又危又落後, 抵達後才知台灣原來很先進, 比上海更佳, 而且建築環境極似日本, 或者可以直接話, 台灣根本就係日本。
我覺得奇怪, 明明台灣本來屬於中國, 何解會咁似日本呢, 所有野都咁日本化。
為咗解開呢個謎團, 我上網研究。
發現台灣於1895年至1945年的五十年時間, 原來曾經被日本統治過, 台灣的確曾經係日本殖民地, 所以街上一切都咁有日本文化和風味。
1894年,台灣本屬清朝管治, 清朝跟日本因朝鮮主權問題打大交, 爆發「中日甲午戰爭」,後來清朝戰敗, 與日本議和並簽訂「馬關條約」, 就咁將台灣割讓咗俾日本。
在日本管治時期,日本人在台灣投放咗好多心機去經營和發展,包括改善台灣人民生活, 知識教育, 現代化的基礎建設,促進經濟及工農業發展, 實施衛生環境及醫療, 灌輸守時守法等價值觀念, 務求將台灣人同化成為日本人, 並將台灣打造成日本的物資及勞工服務基地。
到咗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 日本徵召台灣男人幫手打仗, 女人做慰安婦。後來日本於1945年被盟軍打敗投降, 美國安排當時的中國, 即中華民國從日本手上取回並接管台灣。
相比起後來, 被解放軍追擊逃亡, 渡海而來的中華民國政府, 日本在管治方面, 無疑令台灣民眾更認同和懷念, 因此日式規格, 行為及文化得以保留在台灣, 並沿用至今。

--> Click 入下面續第三天旅程
http://holiday-driver.blogspot.hk/2011/11/2011-day-3-of-4.html


作者: holidaydriver
日期: 2011/11/22 

返回頁首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ELLE 行李箱維修

轉換行車線心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