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資審裁處」聆訊第三回 - 追討「遣散費」

續「勞資審裁處」聆訊第二回

十一時許,「勞資審裁處」聆訊完兩單案件後,終於輪到我和公司的代表出場了
在「勞資審裁處」第6法庭門外拍攝
「勞資審裁處」第6法庭門外

我地迅速地走到預定位置坐下,公司的代表坐在法官的右手面,而申索人坐在法官的左手面,聆訊立即開始

法官先將我的姓名,職位,月薪等資料在庭上公開宣讀,法官要求雙方核對自己的通訊地址。

法官問我的上司,代號"奸人堅":「公司為甚麼解僱佢? 」(佢即係指我)」
上司"奸人堅" 竟回答法官:「係裁員」。
我感到好意外,唔通公司肯自動投降,承認我是被裁員?!

(註: 一直以來老板不承認自己裁員不支付遣散費寧願炒我。原因是不想外面傳公司裁員,這對公司不利云云。)

法官再問:「咩話,你講多次!」
上司"奸人堅" 口震震咁答:「裁員,將佢裁走,即係炒。」
法官跟住就好串咁講:「你知唔知乜嘢叫裁員架,連裁員係乜都唔識分!」

上司"奸人堅" 吸收了之前第一件案件的經驗,即場改口供說:「因為佢態度不合作,工作未達到公司要求,所以公司炒咗佢。」

跟住法官同上司"奸人堅" 講:「公司係唔係請咗一位副總裁來代替佢?」,上司"奸人堅"答: 「係。」

法官同我講:「假如公司認為你態度唔好,係可以有權解僱你。而且佢地請咗一位副總裁來代替你,亦唔構成裁員,所以你攞唔到遣散費,如果你繼續打,就只能攞到中止僱傭金。」

我立即反駁:「戈位副總裁係我嘅上司,在國內又提升咗另一位國內同事代替我個位,所以我認為公司將職位由香港 Relocate (轉移)到內地,我在香港的職位被消失,屬於遣散。」

法官跟住話:「見到你強積金僱主累算權益多過筆遣散費,再打落去都無意思,建議你地和解。」

我就話:「唔得,要繼續打,因為的確係Relocation,同埋我要筆遣散費。」

法官問我點解要筆遣散費,我答因為等錢洗。

法官看見公司寫的 Reference Letter (推薦信),就質問上司"奸人堅":「我見公司寫俾佢份Reference Letter 寫得好好喎,如果佢做得咁差,公司又點會咁寫呀?」

上司"奸人堅" 答:「封信係佢一早預備俾公司簽名,係老闆戇居先簽咗封信。」

法官答話:「我唔理封信係邊個準備丫,總之老闆簽得就即係事實啦。既然你地肯簽一份咁好嘅 Reference Letter 俾佢,點解唔幫埋佢拎埋份僱主累算權益出黎呢。戈筆錢都巳經係既出之物,不如幫佢攞咗筆錢出黎,話晒一場賓主,好黎好去啦,公司會唔會考慮庭外和解呀?」

公司代表聽到法官咁講,都無話可說,只好答應法官願意和解。法官就叫我地落一樓,安排調解主任黎幫我地調解。

(註: 我對上幾份工的上司,都懶得替下屬推薦信,在離職想獲得他們的推薦,往往就要幫佢地起草這份文件。
通常是把草稿寫好交給他們審核,他們會要求我修改內容,待他們覺得合理和滿意,才會在信上簽署,並加蓋公司印作實。

一直以來我不知道「推薦信」這東西會有法律效力,在這件勞資糾紛上面,我忘了提交這份推薦信給法官,是我的錯失。公司卻暗中提交這份推薦信給法官 (因他們複印給我的呈堂文件中,沒包含這份推薦信),他們以為這封信可以証明我早有預謀,並企圖藉此攻擊我。
法官英明,否定上司"奸人堅" 的說法,令這份推薦信反過來變成了對我有利的証據。)

在一樓等了一陣,調解主任就帶我們到房間講話:「而家係和解,法官是未判決,無話邊個一定會贏,邊個一定會輸。希望雙方可以在這裡商量一下可否達成和解,唔知你地自己之前有無巳經傾過和解? 」
我和公司代表都答無。

調解主任續說:「不論能否達成和解,今日都不會再進行審訊,假如大家真係傾唔埋,咁一陣你地返去通知法官,法官會幫你地排期審訊。   假如大家傾得成和解,譬如好似法官講話,公司念在一場賓主,願意幫你攞返份 MPF 出黎,咁你只需返去同法官講,法官會俾一份 "中止申索文件" 給你簽名,簽完名後這件申索就叫做和解咗,之後就不用再返黎審訊,下午就可以走得。   不過要提醒你,一旦簽署咗中止申索書,代表你巳經放棄追討公司,以後不能再向公司提出申索。     至於簽署咗中止申索,是否代表僱主有責任幫你去提取 MPF ,或者 MPF 是否一定可以攞得到出黎,就唔一定嘅,因為法庭係唔可以迫僱主去幫你攞 MPF。

調解主任續說:「不同強積金公司亦有不同要求,即使僱主做足晒文件都唔一定批到筆錢出黎,法庭亦唔可以命令強積金公司批 MPF 出黎,因為法例規定咗要65歲先可以攞。至於是否可以符合其他提取 MPF 的條件,呢 d係你地自己去搞,法庭係管唔到。」

之前聆聽法官的說話後,我領悟到不應為一啖氣,或公義去打官司,而法官亦勸籲公司代表上司"奸人堅" ,考慮協助我提取僱主累算權益,所以我在調解主任面前,主動向僱主提出和解建議。

但上司"奸人堅" 擺出一副強勢態度,及非常醜惡的咀臉,我睇到真係好唔舒服,想一巴車過去。
眼前的上司,巳經反目成仇變成了疆屍,再唔係以前和謁可親的好上司了。反而人事部代表,代號"古惑仔" 的態度一直都表現平和。

不過算了吧,上司"奸人堅" 總算很快答應願意幫手提取 MPF。佢怪我之前無主動找公司傾,想將責任推返俾我。
我本來想反駁,諗到反駁都是多餘,搞成而家上法庭是公司自己攞黎。公司文化向來係姓賴無承擔,所以同佢多講都無謂,正所謂道不同,不相為謀。

為了請公司幫手提取 MPF,上司"奸人堅" 要求我寫一份聲明書,聲明自己是因為工作未能達到公司要求而被解僱,公司因和解才願意以遣散為理由,去協助提取 MPF,及不可以向公司再進行申索。

這些不平等條約我竟然都應承了,目的只是想來一個交換。
當時我並無考慮過法律問題,亦無考慮過公司會乘機取巧,用 MPF 威脅我,企圖從中過我一棟。
事後想起自己當時都好笨,不過又好似「屎坑撞棍,錯有錯著」。

事後我從blog 友文章找到一件先例,原來其他公司都有要求申索人寫作聲明書的習慣,幸好當時她的勞工處主任阻止她寫聲明書。因為僱員無權寫信要求僱主提取 MPF,積金局是不容許,只有僱主才有權提取 MPF內的僱主累算權益部份。
所以一旦僱主獲得聲明書,然後故意呈上積金局搞破壞,申索人就未必可以提取到 MPF 了。

我事前向強積金公司查詢,提取僱主累算權益所需的文件及條件,強積金公司亦幫忙將有關文件 fax 給我,於是我把這份文件在調解主任面前轉交上司"奸人堅",並對文件內容作出解釋。

強積金公司告訴我,僱主只要填寫一份「抵銷長期服務金/遣散費通知書」,強積金公司就會發放僱主累算權益給本人,即使僱主並非真正遣散本人都會發放,並且沒有其他額外要求。

因此我將強積金公司的說話轉告上司"奸人堅" ,調解主任向"奸人堅" 表示,審裁處內設有積金局的服務處。如有懷疑,公司可以向積金局人員查詢核實後,再作決定。

於是我及公司代表抵達積金局的服務處,公司代表請我向積金局人員查詢。我將強積金公司的說話轉述給積金局人員,積金局人員表示公司必須要"事實上"遣散本人,才可提取僱主累算權益。積金局人員跟強積金公司的說法,好像有些不同。

大家分開走到兩間房中各自商議,我就拿紙張草擬該份聲明書,完成草擬聲明書後,將聲明書交給上司"奸人堅" 檢查,然後返回調解主任辦公室,並告訴調解主任我們跟積金局人員的說話。

當時我曾將聲明書一事告訴調解主任,還提議拿該份聲明書給她看,但她一口拒絕,仲話佢唔想知。佢話我咁做好奇怪,好似做 d 野去呃積金局。
見到調解主任反應咁奇怪,我一時都諗唔通有乜問題,調解主任又無明言到底有乜問題,所以我就任由 上司"奸人堅" 繼續要求修改那份聲明書。

之後公司代表返回調解主任辦公室,調解主任分別問上司"奸人堅" 及本人是否確定和解,"奸人堅"及本人向調解主任確認和解。

調解主任吩咐我們返回二樓法庭,向法官表示願意和解,公司代表"奸人堅" 亦表示願意和解。庭官於是把"中止申索書"給我簽署,代表聆訊至此告一段落。

我以為調解主任會告訴法官關於聲明書一事,不知她故意不說,還是其實說了但法官故意不作紀錄,在中止申索書中只列明「僱主承諾協助申索人提取僱主累算權益」,並無列出聲明書或其他條款,我一個唔覺意就簽咗份中止申索書,代表我巳經放棄申索。

簽完名聆訊就完結,可以走得,點知上司"奸人堅" 離開法庭才對我說,不滿聲明書內容,要點樣點樣去改,要求我重寫,內容必須改為「本人因工作上未能達到公司要求而被解僱」,並須註明「聲明書在勞資審裁處內寫」,及刪除公司代表簽署一欄…. 
我覺得呢份概然係協議書,為何公司不用簽名同意呢? 上司"奸人堅"就話呢份係我嘅聲明,我簽就得,公司唔洗簽…我覺得都有道理,所以無再追究。

假如份文件真係做咗出黎,對公司無任何約束力,但對自己就好不利。事後諗返,覺得無理由為自己口袋內的錢去做一些對自己不利的事。我在離開法庭之後半天,一直對呢件事耿耿於懷。 

上司"奸人堅" 要求我稍後將修改好的文件,傳送到公司檢查。我當時答應咗,他們就離開審裁處。


事後我埋怨自己,當時做乜要同佢低聲下氣認低威,諗返轉頭自己咁做都好戇居,無理由要我屈就。但唔做都做咗,梗要有個人肯放低尊嚴,單案先有得搞。
尊嚴如果可以換錢,咁係窮嘅時候用黎換吓,都係一種方法。只係沒有想過老板乜生,同上司"奸人堅" 咁奸狡,恃勢凌人。

本來我一直唔想詛咒老板乜生執笠同臨老過唔到世,呢 d 會折福,我覺得呢 d 咁嘅商業行為,應該對事不對人。
但經過今日呢件事,我好肯定對方不單止對人不對事,仲想落井下石。所以我決定開始詛咒老板乜生同 上司"奸人堅",希望天理循環,佢地做咁多壞事,總有一日個天會收佢。

跟住我去食魚蛋粉,回程途中 "古惑仔" 來電,說強積金公司回覆,法例規定遣散費須於30日內支付,為免強積金公司不接受公司逾期提取僱主累算權益,要求我在聲明書內加入「經勞資審裁處協助下達成和解,公司願意支付遣散費」,我見影響不大,遂答應公司要求。

返到家中收到同事阿發電話,說"奸人堅" 返抵公司後即擺出勝利姿態,並繼續迫害阿發要佢上大陸。我才驚醒自己欠尊嚴、欠公理的和解行為,令他們失去法律的照護,很快公司重施故技去迫害其他同事了。

期間"古惑仔"又來電,說公司若以遣散為理由向強積金公司提取僱主累算權益,有可能被積金局控告,因為公司根本不是遣散本人,這樣做是偽造遣散。為了避免這個問題,他說老板乜生要求做兩份文件,才願意正式以遣散為理由去解僱。
一份係聲明書,要註明「本人因工作上未能達到公司要求」,但不須註明被解僱及其他事,只須註明「本人不再向公司提出申索」。

第二份係悔過書,主要係向老板乜生認錯,表示知道自己辦事錯誤及不知悔改,向老板乜生道歉。"古惑仔" 指我係明白事理嘅人,未能達到公司要求,做錯事又唔認,不知悔改,令公司有損失,又乜又物,佢要求我咁做係對老板乜生有個交待。

我一聽見「悔過書」三個字,條氣就好唔順,越聽就越覺得唔對路,公司分明想玩野。但我無爆出黎,聽完就算,無去反駁亦無去應承。心中知道今次領公司野了,筆遣散費可能要放棄了。
我覺得無理由為自己袋入面嘅錢,去做一些出賣自己嘅事,所以我決定放棄寫悔過書,連聲明書都不寫了,決定放棄筆遣散費唔要了。
事後跟同事阿發訴苦,他提議我去找「調查主任」求救。

我隔日打電話俾調查主任,講個情況俾佢知,但調查主任話佢聽唔明我講乜野,要求我收到法庭"裁斷/命令文件"後,以書面向他詳細「報告」。

事巳至此,我會否俾公司玩死?

如有興趣和時間,可看 (16) 「勞資審裁處」聆訊最終回 - 收到審裁處的裁斷/命令書。


作者: holidaydriver
發佈日期: 2012-02-28
更新日期: 2017-06-06

整件案件的發展經過,列表如下,可按連結進入:

(1) 被公司遣散,卻不獲遣散費

(2) 前往「勞工處」落案,追討遣散費

(3) 提交表格及資料給勞工處,追討遣散費

(4) 預約「免費律師法律諮詢服務」,尋求法律意見

(5) 參加「勞工處」安排的調解會議,追討遣散費

(6) 準備入稟「勞資審裁處」,追討遣散費

(7) 前往「公司註冊處」,查冊僱主註冊地址

(8) 前往「勞資審裁處」落案,追討遣散費

(9) 針對僱主供詞,進行還擊

(10) 打電話給「強積金公司」,查詢申領遣散費辦法

(11) 會見「免費法律咨詢服務」律師,徵詢「遣散」法律意見

(12) 僱主想找客戶投訴信

(13) 「勞資審裁處」聆訊第一回 - 追討「無理解僱」

(14)「勞資審裁處」聆訊第二回 - 追討「津貼」

(15) 「勞資審裁處」聆訊第三回 - 追討「遣散費」

(16)「勞資審裁處」聆訊最終回 - 收到審裁處的裁斷/命令書,僱主撤消和解條件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ELLE 行李箱維修

轉換行車線心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