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牌仔的第一天




新牌仔的第一天

取得駕駛執照的第一天,好開心約埋三個老友,一齊夾份去租架車,展開人生第一次自由自在的駕駛旅程。
車行就在其中一個老友小白屋企附近,取車後小白提議由他駕駛走一轉返家,視察一下路途。
平時坐車返屋企就坐得多,自己渣車返去就完全是兩回事。


心諗:「做司機要睇路、睇車、人,又要做人肉GPS 諗下路點樣行,在那裡轉左,那裡轉右咁麻煩。」

回小白家路途雖然很近,卻花了許多時間才抵達如果是坐的士,早就到了,幸好路上沒出問題。

由於大家輪住試駕,一上車就無理咁多,漫無目的見路就行,沒有研究車身距離,沒有分享駕駛技術,只是小心奕奕地慢慢進。

駛到觀塘繞道時,我正在快線行駛

我望一望後鏡,看到後面有車輛白色忽然閃高燈,坐在左面的老友芬哥:「咦,佢做乜鬼閃燈呀?」

芬哥掉轉頭望左一下,回答:「啊,你唔洗理佢,繼續行得o架啦千祈唔好加速,保持而家速度 OK o架啦。」

芬哥是車上眾人中最駕駛經驗而我係新牌仔,當然應該聽從他的建議,一於唔好亂黎,保持安全車速…

不久,後面那輛白色車自右線轉到左線迅速爬頭超越我們然後立即由左線轉到右線,剛好繞到我的前面…

面的路面本來是一車也沒有,當白色車繞到我前面時,他便大力剎車....

我見狀當然也立即剎車,於是車上成班向前仆了一下…

「嘩,搞乜鬼呀,無端端剎車,撞你個鬼,玩乜野牙…」我在叫。

正當不知發生甚麼事之際,那白色車再來一次剎車,我見狀當然又再立即剎車,我們又仆多一下…

「嘩,擺明玩野喎!」我一邊表達不滿,一邊腳板不由自主準備迎接挑戰,引擎聲開始提升…

芬哥喝道:「你咪理佢呀,唔好加速!」

於是看著那輛白色車飛快地走了。

雖然芬哥說得對,我不應理那白色車,但我個心好似俾人強暴過一樣,久久未能平服。心諗:「乜路上d人咁鬼野蠻,擺明蝦新牌仔,好衰格…」

我只知給人欺負,但未知道自己犯了甚麼錯。

新牌的第一天便給人污辱了。


新牌仔的第二天

我們很快忘記過去,四條友仔又再上路,繼續無厘頭四圍轆的旅程。怎知轆下轆下,忽然遇著爆呔!

落車一看,不知何來的一條粗木方,竟然打橫的刺到呔壁之上,弄穿了一個非常大的孔,眾人看見嘖嘖稱奇。

睇電視見人地換車呔就多,自己換車呔
都係第一次,於是毫不猶豫立即"笠架生"學人試下換呔。

我地四個人都是機械工程界的未來棟樑,雖然大學老師無教過我地點樣換車呔,但段估無可能難得到我地

結果我地發現,電視機裡常出現幫女仕換車呔的橋段,原來係呃人既。條車呔不知幾難換,令我知道如果街邊有女仕爆呔,千祈咪亂充英雄因為隨時會變狗熊。

小白到車尾取出千斤頂放到車底,然後開始積起架車…

咦,奇勒,搞極架車都唔升起」…

「咦,個車殼仲開始拱出來」…

「睇o下先,咦個千斤頂頂住個車殼,似乎唔多妥喎,個車殼軟軟地,頂唔頂得起架車傢?」

於是我彎低身到路邊睇下...

「嘩,個車底咁矮又黑麻麻,點睇到車底係點樣呀。」

小白問:「點先知架車邊忽頂得呀?」

試下用隻手伸落車底摸下,看看車底有邊忽硬凈 d 可以用來頂…

摸左一輪,都唔係好確定車底可以頂的位置,於是求其找一條似乎係車架的地方頂上去。

註: 如果車輛的懸掛改裝過,車身曾經降低的話,這個伸手到車底,或放入千斤頂的動作便好難做得到

好勤,擾嚷了一會,萬眾期待的車身終於升起了,好開心。

跟住小白拿著扳手,打算把螺絲拆出來,點知搞極條車呔都團團轉,完全無可以拆螺絲…

芬哥建議把車放回地面,讓車呔不能轉動…

芬哥好計謀,於是我又將千斤頂搞返低,把車放回地上,車碰到地面後,果然不再轉動了。

跟住更大的問題來了,眾人中最大力的老友丁爺,他拿著扳手點搞都無辦法把一口螺絲鬆出來。

「嘩,咩螺絲黎架,鬼咁死實既!」四個人輪流嘗試都唔成功。

「個轆咁低,根本唔就手,身体發唔到力,個扳手點設計架?」

四條友企晒係度無計可施,仲搞到身水身汗,芬哥拿出一支煙食抖下

租咗架車遇著爆呔,大家企晒係度無得玩,小白等到唔好唔開心,發脾氣一腳伸落支扳手度。點知呢一伸,居然整鬆左粒螺絲!

「咦,乜呢支唔係叫扳手,而係叫扳腳咩?!」我說。

雖然破解了使用「扳腳」之謎,但要伸開五粒螺絲,四個人要輪流在扳手上面又踩又UN ,搞左成半個鐘頭,踩到扳手都彎埋,才把車呔拆出來。

原來用人手裝拆車呔係好鬼辛苦既工作,我地成四個人出手都搞到斷氣,你話電視橋段入面男主角只得一人,幫女主角換車呔要不要搞足一日呢?

把後備車呔裝好,如是者又再踩又再 UN,把螺絲收緊。真係踩到斷氣咁滯,千斤頂前後也升降了四次,搞到我手都軟…

成個過程搞左兩粒鐘,學完換呔好充實,還車返屋企休息。


新牌仔的第三天

芬哥借來一部 2000cc 車,想給我們示範一下它的扭力有多強勁
選擇了深水上大埔道的一段斜路小試牛刀。

不知是芬哥未出盡全力踩油,還是車上坐滿四個漢,車子完全發揮不出應有的推背力,簡單講就係無料到,失望。


新牌仔的第四天

很久沒有駕駛了,日前跟隨一位同事幫公司送貨,回程時同事在東區走廊上示範其超凡駕駛技術,逢車過車,實在非常精釆,令我十分羡慕他的身手。

我們在將近抵達銅鑼灣時,他示範由五波直轉三波,只聞車尾吱一聲響,車子很快便由高速減慢下來… 真係好鬼型

於是,我約了一個教車師傅補鐘,企圖模仿我那位同事的敏捷加速手法,(當然我的速度還差很遠)

看來踩油加速不太難掌握,學車以來我從未試過加速得咁快…

不過,快駛到迴旋處時,我拖波不夠快,減速亦不夠多,成架車直衝入迴旋處,師傅立即出腳剎車…跟住就俾師傅鬧到X街。

之後唯有乖乖地咁渣,到落車的時候,師傅仲串我一句:「都唔知你識渣車,定係唔識既…」


新牌仔的第五天

小白一部十年車齡的二手戰車,它是一輛單門揭背小房車 Ford Laser 

它一輛戰車真的沒錯,它有細小的賽車呔盤,沒有風油呔,桶賽車椅,笨重的極力子,快速波棍,四輪硬避震…

可惜這麼強勁的設備,對新牌仔來說是英雄無用武之地,因它的主人小白和我根本不知道這些賽車裝備是甚麼東東,有甚麼了不起
只知它是一輛很舊,離合器很重,容易死火,呔盤緊到不得了的二手老爺車。

無論如何,我們還是開著小白的新寵兒去遊車河,遊下遊下去到龍蝦灣。

四個人去到N年前的龍蝦灣,只想看看那裡有無方便偷情的落腳點日光日白當然無野睇,於是開車回程。

龍蝦灣有一段非常斜的斜路,正當小白駕車準備駛上斜之際,忽然有一輛本田思域從上邊直衝下來

由於這條是狹窄的單線雙程行車,我們車頭剛好封左半條行車線,即使我們立刻停下,對方仍收掣不及直剷過來....
bomb的一聲,車內眾人向一仆... 

對方的車撞到我們車的左角後,未能即時停下,仍繼續衝前大的五十米外才停得下來。
就這樣,發生了人生第一起交通意外。

驚魂甫定,各人都沒有損傷,於是一起落車走到車頭看看損毁情況,因為當時撞擊力都相當大...

「咦,奇o勒,點解車頭一d事都無既?」大家都很驚奇怎麼可能這麼強的撞擊,車頭一點事也沒有。

大伙兒左右睇,睇唔到車頭有唔妥既地方,完全無撞過既痕跡,無刮花,無變形小白見到架車無事,立即鬆一口氣。

於是我們一齊抬起頭,望望距車尾老遠那架本田思域...
「咦...乜佢成咁!」

那架本田思域正橫擺路中,左邊車頭毁爛不堪,指揮燈爆裂,燈罩只靠一條電線吊在車外。
車頭泵把整個飛脫,遺留在附近的地面....

小白見對方架車爛得咁誇張,若問對方拿賠償,好像不近人情反正自己的車沒有受損,決定不追究,但對方會不會問他拿賠償,大家都覺得這些事很難說。

所以小白叫大家立即上車走人,不要留係度多生事端
大家也不敢異議,立即上車離開

在車上,眾人開始擔憂會不會被控告不而去。芬哥說:「我地當時見對方在斜坡衝下來,小白巳即時踩停咗架車,我地係被人撞,所以不算不顧而去。

我地都一致認同,未撞之前,小白把車完全停定了。

丁爺就話:「如果唔係親眼見到,真係唔相信小白架 Ford 係咁堅硬,摸落去完全感覺唔到。」

就話:「好彩呢次係人地撞你乍,如果你部車撞到其他車,人地爛晒你都未爛,咁就真係大鑊鳥。

小白很認同:「新牌渣車難免會撞,撞爛自己架車都好過撞爛人地架車,起碼唔洗賠錢賠兩邊。而家架思域雖然撞得好爛,但佢自己撞自己爛,唔洗賠錢俾其他人,未必唔好。新牌買車都係唔好買太硬既車,有乜碰撞都係爛自己,渣到上咗手先換架硬野未遲。

我說:「小白,雖說你架車好硬,但剛才撞擊力唔細,我懷疑你架車點樣都會有損傷,可能剛才太急未睇到。不如你停埋一便,等我落車再睇清楚

小白將車停下,我到車頭細心看,終發現左邊泵把向後移了幾毫米。
估計泵把在撞擊時,被思域往後推,吸收撞擊力量之餘,更把思域反彈開去,造成思域的泵把和指揮燈損毁。

隨後我用手將泵把向前拉回原位,小白的 Ford 就回復本來面貌了撞車的事,就這樣告一段落。


作者: holidaydriver

發佈日期: 2003-03-09
更新日期: 2017-06-06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ELLE 行李箱維修

轉換行車線心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