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了, 雷曼兄弟



我看過這本書,對雷曼兄弟這公司了解多。 雷曼兄弟家族真實掌管雷曼兄弟共134年,原來真正歷史悠久的雷曼兄弟早巳因為經營出現問題,以3.6億美元賣斷咗美國運通,它的真身死了很久。
後來美國運通唔要雷曼兄弟,分割它出來, 它可說是一個品牌的延續。

在舊的成功雷曼裏面,它由兩班人組成,投資銀行家及証券交易員。

我看到的事情是, 投資銀行家就像公司裏面的Marketing,穿著光鮮華麗
態度高尚有禮, 負責招呼及陪客, 他們是揾生意的公子妹兒。

証券交易員就像工程師,運用自己的神秘技術和市場內的材料,替客戶造就交易條件或貨物,要承受壓力和做許多決斷, 也是專業賭徒。

剛好雷曼亦遇上能力強的工程師和Marketing 部門勢力之爭, 最後Marketing (
投資銀行家)不戰而降,把人手, 客人和脈絡帶到競爭對手那邊,剩下的工程師(交易員)無法取替marketing 的功效,公司生意變壞, 雷曼就此玩完了。


過往我們在公司裡和marketing 的女人關係並不融洽,態度肯定不是合作伙伴,主席也器重於marketing 班女仔多過工程部班男人。


由於marketing 具備市埸價值和机會,而工程部到底只是一台實現客人要求的机器, 它再厲害再值錢都不過是技術和經驗, 沒有市場價值, 更加看不出有甚麼机會。

當工程師,工作就是建成自己或別人心中的夢想,成品的價值通常是已知,甚至不斷貶值,不會產生額外價值。
而且由工程師創造的東西, 多數並非自己掌握和擁有,不能隨意將之複製, 轉換或帶走,限制了自身價值和機會。
相反, Marketing 班女人卻可以帶走她們獨有的客戶,擁有自身價值和機會。

「別了, 雷曼兄弟」第73頁,"華爾街是這樣的一個地方:在一個二千多萬人口的城市裡,三十萬聰明人組成的自私、貪婪小群体,向全世界展示着金錢和財富的迅速聚集,資源和風險的神奇分配,以及因此帶來操縱世界的巨大能量。
而支撐着這巨大能量的基礎,不是金錢本身,而是人們對它的信心。
正這這種信心, 吸引着最優秀的精英,各產業一流客戶,世界各地的財富和資源,讓華爾街可以「槓杆撬地球」。"…

企業,投行和政府之所以咁風光,隨時隨地大把錢洗, 呼風喚雨做大做強,皆因它們有「信用」。

現在終於明白當中營運的奧妙是,憑弱小資產(資產可以是客户的),可以四両撥千斤,用來舉債、融資、借錢, 甚至借上借。
靠「信用」兩個字橫行天下, 近乎無中生有(相當於無本生利)。

在「別了, 雷曼兄弟」一書中,我首次認識甚麼叫做「信用違約掉期」CDS-Credit default swap。
實際運作仍然不很清楚,大致上是雷曼兄弟的債劵持有人買保險的保費,保費視乎雷曼兄弟違約風險而浮動,保費上升代表雷曼兄弟的信用下降, 投資者可以視乎情況在CDS中炒賣獲利。
問題係各個機構在選擇投行交易時, 或管理風險時,會參考這個保費變動,信用評級机構都睇住。
一旦信用違約掉期升得太高, 想借錢就難,甚至好似貝爾斯登和雷曼一樣,完全借唔到錢救命,仲俾人擠提。

可以見到一件事,不論幾強大既公司,一旦給別人認定有信用危机, 或好似貝爾斯登同雷曼一樣,給人唱衰信用並加以沽空狙擊的話, 一方面立即會被銀行追數,另一方面又會借唔到錢週轉,總之當無法償還給對自己失去信心的人時,就會形成倒閉危機,雷曼就是這樣死的。

上網研究信用違約掉期,
見到一件更加恐佈的事。
話說2006年美國地產下跌25%, 有四萬億美元已經蒸發掉, 兩房無法支撐這個損失,兩房債券違約率急升, 導致兩房無法融資支付2230億美元短期債務,很快兩房自己的資金便乾塘, 如果美國政府不及時出來保住兩房的債券不違約的話,會發生比雷曼更大的災難。

事關當時豪賭兩房不會違約的超級賭徒(應該指承保兩房信用違約掉期的投行及保險公司),將立刻承擔一萬億美元違約支付,由於他們都是賭,根本無錢賠, 惡性循環令全球性金融机構違約總額放大到20萬億, 估計世界上有份參與信用違約掉期的金融机構將全部破產…

據說美國政府是用國債出現違約的可能,來代替兩房債劵違約之可能, 由於美國政府可以印銀紙去償還國債, 所以國債出現違約的可能性是零。…

我甚甚甚為不明白,既然各國政府可以印錢紙支付國債,咁何不干脆直接印銀紙出來使用,煩不著發行國債還要支付利息,國債是比銀錢更廢的紙。

第84頁, 我又學識乜野叫「無劵賣空」。
而家德國及歐盟成員國皆已禁止無券沽空,作用是阻止狙擊者無限量大肆拋空股市或者債劵, 拋空者必須擁有實物才能拋空。
像貝爾斯登有1.2億流通股票,但市埸的無券賣空達到一億股, 咁樣沽法唔洗有買或賣雙方實際交易,實會沽死貝爾斯登。
狙擊者除了在股價下跌中獲利外, 還截斷雷曼融資自救能力,令股價進一步下跌。

雷曼之死令全世界損失嚴重,原來幕後是有人獲利的,它就是策劃沽死貝爾斯登及雷曼兄弟的對沖基金 Greenlight Capital 及無數連 FBI 也未查出來的一群幕後黑手。

第88頁談及「對沖基金」,雖然大家都叫基金, 對沖基金跟傳統共同基金不同的是,對沖基金是一個會員制的俱樂部, 一般不超過99人, 會員全部非富則貴,最低入埸費100萬美元。
以前對沖基金主要以對沖風險單純買賣, 後來演變成以「做空」為策略。
因為其身份特殊,連政府也無法監管沽空, 以致現在管理共兩萬億美元的對沖基金大軍,作風彪悍,所向披靡。
傳統基金追求跑驘大市的回報率,承擔市埸風險;
對沖基金追求風險調整後的超額回報。

第106頁, 講述房貸証劵化的來歷,也令我明白更多「証券化」的原理, 令我對華爾街更接近。

"「未來現金流」是「証劵化」的精髓,也是華爾街點石成金的老花招。
在華爾街,任何一筆交易,任何一個項目的價值並不在於你花了多少錢去買,投入了多少成本,而是它未來的現金流

假設你花了一百萬買了一塊地,設想你有50%機會明年以120萬把它賣掉,另外50%可能在上面起工廠, 設想這個工廠在未來10年,可以產生10億凈現金流

那麼你花一百萬買這塊地價值多少? 
50% x 120萬+50% x 10億 = 5.006億,這個就是証券化的精髓。

將所有可預見的, 不那麼可預見的,明確的,不那麼明確的現金流,折價成為當前的價值,這些未來世界裏的錢, 就成了讓無數投資者趨之若騖的一塊大餅。

把這張大餅以各種你能想像得到,及不能想像得到的遊戲規則再分成無數小餅,每一張貼上不同的標簽,喊著不同的價格賣出去,就是「証劵化」的過程。"…

我睇完上述文章只能拍檯叫絕。不久我又發現一個名詞「現金流」。

我的金錢雖然有入有出, 但我覺得它是靜態的。 在商業角度看,這便是一種流動,從流動當中,可以看到一個企業是否健全。

共有298頁的「別了,雷曼兄弟」終於看完了,這本書最精彩的部份佔頭一半,尾後的部份只是重複之前的細節。


2008年發生的金融海嘯威力驚人, 由於信用泡沫爆破處於美國金融核心地帶,投行利用高槓杆長短借貸和保險, 埋下一個看似安全實際非常強勁的炸彈。

只要其中稍有信心危机,炸彈便會引爆

爆炸震波牽連之廣前所未有,破壞力無遠弗界深入社會全世界深受其害,令許多市民血本無歸, 是今次環球災難的特色。

雷曼是炸彈製造者之一,雷曼的職員利用炸彈,換取瘋狂的年薪收入和30億美元公司股票回來, 只是爆炸同時將這個毒梟炸死了。


爆炸幾乎炸死了滙豐銀行,幸好滙豐壯士斷臂得早。
而最無辜的是美國AIG,他並非投資失誤,而是笨到把所有雷曼炸彈都攬了上身, 唯有當埸被炸死。

美國人就是這麼瘋狂,不惜利用手段去製造經濟,去製造財富,同時製造泡沫,任由它爆炸,然後好似上帝出來救市。


我不明白美國政府何來這麼多錢去救市, 它本身都是欠落人一身債的債仔 (國債最少二萬億美元,較雷曼的區區幾百億垃圾債還欠得多),但它總是有錢救市, 居然有錢救市…

到底來來去去, 我們是生活在一個政府操控的現金流之中,只要
政府擁有充足的現金流,不論爆炸了甚麼,都只是一種數字遊戲。


作者: holidaydriver
發佈日期: 2012-06-18

更新日期: 2017-06-06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ELLE 行李箱維修

轉換行車線心得